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冬日三江水库耍野炊 湾子水浅擒板鲫 子水

很多人都说钓鱼人都是聪明娃儿,的确是如此。所谓勤能补拙,只是在一定范围内生效,随便你好努力,你都教不会一个天生的哑巴说话。在我钓鱼的历史中,曾经有很多次可以算是聪明的举动,并由此带来更多的收获。

大师说:钓无定法,因鱼施钓。看似简单的几个字,你要理解,或许不难,但要真正做好,那就太难太难了。首先是准确的鱼情判断,其次是恰当的应对措施,缺一不可。

野钓,其实也需要技术的,鱼多且傻的日子,已经是尘封的历史了。同一个地方,别人能钓到鱼,你钓不到,那真的不是人品问题。当然,你也不能怀疑别人的人品。确实,有时候别人的渔获跟你自己的渔获形成极大反差时,你可能一时无法接受。连去年我在下涧口钓了10多斤板鲫那次,独歌和狼哥在库尾拉了一整天的穇子,一个鲫鱼没看见,独歌都说我是拿其他地方的鱼忽悠大家。你觉得,光脚板有这个必要吗?

好了,言归正传,说十三号钓鱼。那天,同学群里几个老兄弟伙约我去璧山耍。他们晓得我喜欢钓鱼,就安排野钓,叫我自己选地方。我钓鱼,他们负责耍和吃鱼。我考虑了下,觉得要好耍,必须要有山有水,就选了璧山那个新修的水库。原本说的是7点出发,8点在璧山集合,结果我睡着了,8点半,鸟叔打电话问在哪了,我才惊觉已经很晚了,那时候我还在家里吃早点。开上车,匆匆出门,结果遇到堵车,心头鬼冒火。

等我们在璧山集合,一路问着到了地方时,都已经10点过了。在路上堵车时,我无聊看微信,看到血色浪漫说某水库出大板鲫了,我一看,正是我要去的地方,心里那个慌哦。到了地方,根据我的经验,这个天要整板鲫,找浅水弯子准没错。于是,我们在桥头弯子底找了个水深只有一米多点的地方安营扎寨。

我的钓位右前方,有一段比较干净的坎位,刚开始我想在那里钓,后来觉得里面可能更好,就选择了里面,结果发现判断失误。

这次原本以为是同学大聚会,结果只来了四条红苕,计有:光脚板、鸟叔、果果(此果果非彼果果,我为此果果感到不值)、飞龙。

飞龙和鸟叔号称是“日大B”的人,做事讲究大气。这不,看我选中了弯子底的一个坎位,立马搬来石头,在水里给我搭了个钓台,特别是台面,直接一张2平方的水泥板,高端、大气、上档次!

刚搬完水泥板,飞龙就把火都给生起了,准备烤鱼。看看人家这火,直接用碗口大的枯树,大气撒?

然并卵,弯子里一个鱼口都没有,反倒是后来的两个当地老乡,在我们放弃的右前方坎位,连续拉了2条鱼,远远地看那竿弓,以及抄网里的鱼影子,硬是有一斤多。飞龙和鸟叔眼看我要打光脚板,估计是觉得没希望吃鱼,悄悄商量着去镇上买菜去了。我看着对面深水起鱼,就爬到坡上去看我钓位,结果在坡上都能看到底,搞毛,搬!一个人,搬着沉重的家伙,找了好久,终于找到一个深水且不锚底的位置。这里离第一个钓位已经很远了,远处停车的地方就是第一个位置。

几下打好窝子,之前试了下水深有3米多,决定拿五米四的御攻来整。这个钓位图是后来补拍的,图中的竿已经不是御攻,而是景溪二。

打好窝子,我挂饵找底。找到底之后,把竿放在支架上,再来慢慢收之前在浅水用的四米五的御攻。对面又起鱼了,好大。

再来看看我的新钓位,周围全是枯树,水下几乎无处不锚,唯独我的钓位,除了一点小锚,基本上问题不大。看地形,估计我的钓位下面是以前的路面延伸下去的,所以锚得不厉害。

钓位下面是一道坎,鱼如果在深水的话,这种位置一定是他们喜欢的。

竿架在那里,我慢慢地收四米五的御攻。我摸着左侧的胸说,绝对没有想过会有鱼来,我只是下意识地、无意中,就那么瞄了一眼漂,发现漂顶起来了。我觉得这么早就动,而且往上面顶的,肯定是白条,就没里他。等我把竿收拾完了,漂已经在横着走了。当我握着竿一提时,水下传来的力度,可以用凶猛来形容。我的第一反应是中了草鱼了,因为草鱼也喜欢顶漂。线切着水,发出呜呜的声音,我极度小心地溜着鱼,0.4的子线,水又深,不小心不行了,我基本上没有抱把这个鱼弄起来的希望。当鱼出水时,我震精了,尼玛,好大个鲫鱼!因为没有准备,我抄网都没拿出来,还好左侧有个浅滩。顺着把鱼带到浅滩上,我直接去按,那鱼一阵乱跳,溅了我满脸满身的泥。看看裤腿上,全是泥点。

虽然这条鱼一身的古铜色,但是我觉得好像不是土火。

仔细一看,湘云鲫。好吧,野钓,有鱼就不错了,不能挑肥拣瘦,湘云鲫也安逸,大个啊。鱼:大你妹,嫌我血统不好,有本事放我回去撒!

飞龙和鸟叔买菜回来了,我淡定地说,有鱼吃了,他们看了这条鱼,也是赞叹不已。我觉得不能只晓得钓鱼,就去看他们买了什么,结果再次被他们“日大B”的气质所折服。看嘛,买了饼干、一整只鸡,一大袋矿泉水、牛肉干、一大包排骨。

不要以为就这样了,还有香肠、菜叶、米、调料。以及……锯子、菜刀、锄头、饭勺。我表示真的遭吓到了。仔细看,这把菜刀还兼任过铁锨的工作。

不仅如此,还有这个,谁能猜出是神马?对,你没猜错,泥巴,他们路过那个窑罐厂时,连人家的陶土都给装了一袋跑,用来包叫花鸡!

有菜刀和锯子,找柴禾真的是太简单了。一会功夫,一大堆柴禾到位,灶也挖好了,开始生火。

飞龙生火,鸟叔去砍了一根竹子,准备弄竹筒饭。

炉火熊熊,一切就绪了。

鸟叔在搭配做竹筒饭的食料。 看看,米、香肠、排骨,安逸哦。补充说明,那个盆子是我装鱼饵的……管他的,豹哥他们还拿挖土的铲子当锅铲用过呢。

因为时间已经是下午一点半了,我们决定先烤香肠来垫底,一人一根。我的这根是飞龙给送到钓位上的,好粗、好长、好硬,还嘿烫,有点不好意思啃。

才啃几口香肠,漂动了,把香肠往地下一插,我起鱼先。

来了个小鲫鱼,土火,看起还是可以。

然后就是小鲫鱼连发。之前,我把那个大鱼按上来之后,觉得0.4子线不稳当,就换了0.8的,结果全是这种小鲫鱼,而且还半天吃不进去,要等他一直动到黑漂才有鱼。好在还能小小地连发,算是安慰。

当我以为窝子里全是这种小鲫鱼时,干脆就把子线又换成了0.4的,结果一下去就看见一个干脆的顿口,小幅度,果断地一顿,我一提,又是大弯!再来,下去就是一个接口,提竿又是莽的。

第三竿依然是下去就干脆地钝,一提,好重!这个大,两斤有了。

连拉三个大的,我担心0.4子线出鬼,又换0.8的。结果不换线没出鬼,一换线就出鬼,下去就只有小的了。

即便人品爆发整到一个大的,也是大的中的小豆豆。

我不信邪,换回0.4的,这狗日的马上就来大的了。飞龙不仅全程是烧火匠,还负责给我当鱼助,一直在帮我抄鱼。这确实是一个合格的鱼助,比鸟叔凶多了。鸟叔也带了竿,在我旁边搞了一阵,一个口没看见,就把竿丢在那里不管了,结果飞龙没事时拿着往我窝子里一甩,下去就钓个大的起来。看看,这么大一个,确实精灵,还认线。

鱼钓了不少了,竹筒饭也终于好了,鸟叔喊开饭。

好嘛,啃竹筒饭先。这个饭确实安逸,至今回味无穷。

边啃竹筒饭,我心里边在打转。我想,这个鱼认线,手竿拉起确实困难,鱼大线小,最好的办法就是换手车竿。呵呵呵,不要以为光脚板是个纯手竿流,其实我也有手车竿和矶竿的,连路亚都有。野钓,本来就是适者生存的游戏。跑车上去摸了一根4-5的景溪二出来,直接玩心跳。我这个竿上配的主线都才0.6,不心跳都不行。有效无效,就看景溪二了。

我们都已经啃完竹筒饭了,果果才来,不过还好,他吃了午饭的。果果是开饭店的,学过大厨,一来就开始做叫花鸡。在此隆重推荐果果的“老灶房”火锅,位于江津德感工业园重齿旁边,味道安逸惨了。有机会去那边的,帮光脚板照顾下生意,谢谢了哈。做叫花鸡,调料是关键技术,但是糊泥巴却是高端难题,需要几个人一起才好操作,我也来搞个豪。这个陶土好黏,糊上去还是比较容易,洗手才晓得恼火,硬是半天洗不掉。

糊好了,架火上烤起,继续钓鱼。

我刚一坐上去,就又整了一个。飞龙这次没给我当操鱼师,改行做了摄技师。看,这个照片大气撒,不仅鱼大,还拍得闪闪发光的。

后面基本上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反正就是下竿等着,看见泡进窝就小心点,然后就看见漂动,接着溜鱼。每一个都是那么肥大。

这山、这水、这鱼。良辰美景,地利人和,鱼也来的爽快。

鸡烤好了,大家都吃不下,鱼也钓安逸了,差不多就行,我们决定钓一个收竿鱼就闪。收竿鱼很快就来了,一个彩色的鲫鱼。或许彩色是个好兆头吧,晚上的节目真的是精彩极了。

收拾完家伙,检验成果的时候到了。大大小小,鱼护装了半格。后来拿到同学开的饭店去加工,称了下,11条鱼,差不多16斤。

回到来凤,几个同学已经等了很久了,吃喝玩乐一条龙全是他们的地盘。我们只加工了八条鱼,一大桌人硬是没吃完。夜已深,人未静,带着满满的幸福感,凌晨才回到家,意犹未尽,期待下一次的相逢。

路书:

璧山,大路,三江水库,钓弯子,3米左右水深为宜。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赞(0) 打赏
分享到: 更多 (0)

轻博客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