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还记得海湾战争期间,我们被困港口,挥竿钓鱼 港湾场站

大战之前事难料——螺旋桨掉到海里

1991年1月17日凌晨爆发的海湾战争,是美军及多国部队与伊拉克爆发的一场大规模军事冲突。

无辜的平民谁都不愿卷入这场战争,可这世上的事情就是充满了偶然性,我所工作的远洋船就是在无意之中被困在了那场”沙漠风暴”之中的,全船25名船员是在毫无思想准备的情况下饱受战争的威胁。

1990年12月,我轮从土耳其满载一万吨矿砂踏上回国之路。当时全船上下都在议论一触即发的海湾战争一旦爆发,苏伊士运河封闭怎么办? 红海遇水雷怎么办?每个人都祈盼我船能顺顺利通过是非之地,安全地赶回国内过春节。

1991年元旦,伴随着新年钟声的响起,我轮完成了在埃及塞得港加油加水的任务。当地时间下午3时,埃及引水员按时登上驾驶台,按操作程序备车、起锚、解缆。

随着引水员干脆有力的舵令声,我轮缓缓离开码头。港湾里泊着大大小小近百艘船舶,我轮为了躲避这些船,一个倒车,谁也没想到,在船尾水下几吨重的螺旋桨掉到海里。无奈之下,我轮又回到原来的泊位上系缆。后来的惊险经历便由此发端。

大战之后困难多——戴上原始的防毒面具

这时,海湾的局势日趋紧张。当晚,远洋公司驻塞得港办事处的负责同志也赶到船上,在研究打捞螺旋桨事宜的同时还部署了防战措施,并做了最坏的打算,要求不到万不得已时,”领土”不能丢。

世界水运部门根据战争形势把海湾地区划分为三个战区:波斯湾、阿曼湾为第一战区;红海及亚喀巴湾为第二战区;苏伊士运河、苏伊士湾、以色列、黎巴嫩等地中海沿岸地区为第三战区,我们所处的位置为第三战区。

当时盛传伊拉克可能向以色列施放化学毒气,那样我们所处的位置就是直接受害区。大家心里清楚,现代高科技战争是没有前方后方、远近之分的。

据悉,以色列居民已在强化防毒训练,防化药、防护服、防毒面具人手一件。

战争打响的头几天,塞得港市街头行人已是寥寥无几,商家也闭门谢客,官方在市民中组织防毒防战的宣传。

苏伊士运河内,美国和多国部队的各种军舰纷纷南下。据悉,在持续两个多月的战争中,真正的地面交火不过100小时,西方为此却投入200多万大军和巨额资金。

我们一方面联系当地港口部门雇用潜水员打捞螺旋桨,另一方面,船上能提供的惟一防化品是每人发一条新毛巾,一旦遭遇化学毒气战争,只能用这种古老的方式进行防护。国际电联规定,船在任何港口都不能启用发射机(那时还没有卫星通讯)。

我轮丢了螺旋桨,无疑于缺少了双腿,电台不能启用,无疑成了聋子和哑巴。国家有关部门交代我们按时收听英国BBC广播电台关于海湾战争的报道,也因无法及时转到国内而失去意义。 这时,民航也中断了,船员与家人间的往来信件因此中断。

1991年1月17日凌晨,海湾战争终于爆发了。

我们是早晨听到消息的,餐厅里静悄悄的,没人讲话。这场战争谁胜谁负对我们来说都无关紧要,我们关心的是战争千万别殃及我们。”中国人连死都不怕,还怕困难吗?”

话虽如此,可这场外国的战争对我们来说毫无缘由,更何况我们是手无寸铁的商船海员。

从美军的”爱国者”成功拦截”飞毛腿”这件事看,我们私下也曾断言,伊拉克绝对不是美国的对手。

不过,海员也有另外的看法。比如,因美军及多国部队兵舰及后勤物质供应主要依靠苏伊士运河,后勤供应船队要在沙特的吉达港靠岸,伊拉克为战争计,应不顾国际影响,首先切断苏伊士运河,迫使美军改道非洲南部的好望角或走太平洋、印度洋,这样即可为战争赢得时间,他们还应炸毁吉达港,使美军船队无岸可靠。

当然,这只是我们从海员的角度看战争,仅是一知半解而已。事实上,萨达姆没有这么做,他失去了战争的主动权,被迫处处防御,直至彻底失败。

这一天,我们仔细检查了毛巾、水、手电等用品及消防设备,船上按应急部署表重新组建了抢险组、救护组、通讯组。

我也做好了电台随时强行启动的准备,一旦发生意外,即可破例立即与国内沟通。

战争在继续着,每天海上可见军舰航行,可闻空中飞机轰鸣,我们就这样死死地困在船上,地不能下,鱼不能钓。埃及打捞组的打捞工作毫无进展,每天船上给他们供应三餐和香烟,支付打捞费,螺旋桨还是连个影子都没有。船员在背后骂娘:”见鬼,就这么丁点地方,分明是不想捞!”

海湾战争难加水——水贵如油

船行离不开水,有水好行船。我国的60多万水运职工,每天都在默默地与水打交道。多少年来,船与水结伴,刻画航海人的经纬,风里浪里,雨里雾里,演绎着航海人特殊的人生。船员们一年四季都在水上航行,海湾战争却让我们饱受缺水的苦恼。

埃及的塞得港地处苏伊士运河口,东岸就是西奈半岛沙漠地区,历来干旱少雨,严重缺水,水贵如油,平时在此加一吨水的价格与一吨石油的价格相等。战争打响时,任你花再多的钱也没有哪家加水船肯冒险出来为你加油加水。

在此之前,我们船上就已经做了节水措施,比如不准洗衣服和洗澡。战争何时结束,我们何时能离开此地?全部未知。

全船开大会动员,每人每天限水半塑料桶,由管事和服务员监督执行,船上只开一个水管。但是,随着战争的深入,我们聘请的当地潜水员的螺旋桨打捞工作毫无进展,老木匠的量水报告一天天揪着大副的心,大副不得不向船长提议,将每人每天的用水量降至三分之一桶,相当于一脸盆那么多。

虽然是1月下旬,但当地气温已达20℃左右。水手们在甲板上顶着烈日和干燥的沙漠风,挥汗如雨地保养着船舶、做着进船厂的前期准备工作。

工作服湿了干,干了又湿,那一层层汗斑,仿佛是古代武士的盔甲。机舱里,工作人员伴着30多度的高温检修机器。

三分之一桶水是个模糊的概念,船员们要用它刷牙、洗脸和清洁用水。

再加上船上断菜,水手们个个嘴唇干裂,喉咙沙哑,每天最大的享受就是干活期间水手长拎来的大茶壶为每人倒满一大碗茶水,每人仅此一碗,让窜火苗子的咽喉得到暂时的解脱。

白天一身臭汗,夜里实在难以入睡,不少人爬起来,打开卫生用水的海水龙头洗个痛快。第二天起来,身上挂着盐斑,奇痒无比。

医生给的止痒药告急,不得不向船员提出警告。三分之一桶水,要解决船员一天刷牙、洗脸、擦澡、洗碗、搞卫生的问题,还要解决大多数船员养花养鱼的问题,每个人都精打细算,都真正体会到滴水贵如油的真正含义。

螺旋桨打捞毫无进展,国内为此派船前来并靠拨载,我们才得以进船厂修船、安装备用螺旋桨。

战争还在继续,塞得港的百姓也开始走出家门开始经商活动,我们经过多方争取,花高价加了淡水,但船上仍然控制用水,不能洗澡。天无绝人之路,正当国内欢度春节的时候,干旱少雨的塞得港竟下起了中雨,给当地百姓,也给我们带来了福音。

不知是谁带的头,把水桶和能盛水的器皿都摆在甲板上,光着身子跑到甲板上沐浴,大家洗啊,擦啊,洗去满身的污垢,也洗去了因战争和丢失螺旋桨而产生的烦恼——我们整整一年多没回国了,具体算来,我从上船到下船休假,整整经过18个月。

炮火之下的休闲——垂钓

战争可以锻炼人的意志。几天过后,我们实在难耐压抑的战争气氛,几个胆大的水手吃完晚饭就走上甲板,找一个自认为可以随时躲避炮火的桅房下抛钩下水,有鱼没鱼偷着乐。其实,炮弹要是真落下来,再高级的钢铁船壳也架不住。

可是偏偏鱼不遂人意,不论你怎样期盼,就是没鱼咬钩。不知是鱼也害怕战争,还是塞得港过往的船只太多了,将鱼吓跑了。老船长首先沉不住气了,收起鱼线走人了。

我与机工小徐是铁杆钓迷,谁都不走,与其在房间里闷着,不如在远离战火的甲板上聊天呢。

大约到了晚上9点多钟,小徐第一个有了收获,是一条叫不上名字的小鱼,半个小时过去,我俩才钓到4条这样的小鱼,以后就再也没有鱼咬钩了。

小徐说:”真不吉利,4和’死’同音。”我不同意他的说法,说:”4与曲谱的”发”还是同音呢,海湾战争大难不死就等着发吧!”4条小鱼加起来也不足1斤,拿回房间也不值得做成菜下酒,再说船到运河前,酒早就封存了,根本没酒可喝。

小徐说,把鱼倒了吧,放它们一条生路。其实,海里的鱼出水不久很快就死了。看到海面飘着4条小鱼,感觉它们就像战争的牺牲品一样,心里不知是啥滋味。

战区买菜新鲜事——化整为零

从丢螺旋桨算起,20多天过去了,船上蔬菜告急,每天都是土豆片、海带,大家早已食之无味。

据我们所知,平时在当地买菜必须通过船舶供应商,价格昂贵,不是我们能够消受得了的。

为保当地百姓的正常生活,当地政府限制外国商船和军队在当地抢购蔬菜。战争已暴发多天,当地小商小贩也早已试探性地走出家门开始了小本经营。

这天,政委主持召开一个伙委会的紧急动员会,让大家晚饭后以下地为名集体买菜,然后化整为零,每人各自捎上船来。因为是小批量试探性地买,第一天很顺利,无人阻拦我们。

第二天,我们旧伎重施,船厂门卫一个值班者就一直追到我们船下,说要报关。管事好说歹说就是不顶用,无奈之下,他赶忙上船拿了一条烟,把他打发走了。

临走前,他还严正警告:”只此一次,要是再下船买菜,一定要报关,否则一经被发现,我的饭碗就打了!”

第三次买菜,我们接受了上次的教训,不敢大张旗鼓地带,只能兜里装,衣服盖。

明明花钱买菜,却像做贼似的。这经历实在特别。

战时的精神食粮——来自祖国的问候

这年春节前夕,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和交通部特意为远洋船员制作了一段节目,接到通知后,我提前准备好录音机,在规定对华侨广播的时间和频道上与船长政委一起边录音边近水楼台地听了一遍,方知战争受困的船只不止我们一条艘,有在第一战区的,也有在第二战区的。

节目播放了我公司正在第二战区卸货的一位船员的妻子的一段采访,她含泪告诉所有在海湾战争战区航行的船员:”祖国没有忘记你们,公司没有忘记你们。”

当晚,我就把这台节目的录音拿到餐厅去放。船员们没有掉泪,也没有激动,只是新春佳节遭受如此境遇,心中五味杂陈,很不是滋味。

尽管多国部队的空军和海军航空兵对伊拉克境内的重要目标进行了猛烈袭击,但我们的船毕竟是在第三国的领土上,我们所处的地理位置也不是”飞毛腿”和”爱国者”导弹袭击的目标。

伊拉克曾几次向以色列发射导弹,企图将以色列卷入这场战争,以唤起广大阿拉伯国家的同情和支持,但以色列在这场战争中有自己的态度,始终未参与。

当时盛传的伊拉克拟向以色列施放化学毒气的计划也未实施。塞得港的百姓也开始陆续走上街头,我们也有所放松,晚饭后可以下地走走,买点水果,当时正值埃及桔子旺季,1美元可买5公斤,有的讨价还价可以买8公斤。由于连日来船上缺少蔬菜,没有水果,船员营养失衡,不是嘴唇破裂就是口腔溃疡,所以每个人下地都买了不少桔子存在房间。

可意想不到的是,没过几天,有的桔子就出现了小洞,掰开一看,里面生满了蛆虫,一团团地蠕动,让人一下子食欲全无。几天后,这种小洞越来越多,大家不得不整箱整地把桔子都倒掉。

一场从未有过的比赛——穿门帘

地不能下,鱼没得钓,蔬菜告急,淡水告急,一年多没回国了,扑克牌打烂了,烟抽完了,录像带倒着看,战争何时结束,还是个未知数。

白天干活在一定程度上能缓解焦虑的情绪,活干完了,晚上无事可做时便倍感难熬。

政委担心船员你们长此以往会出问题,为稳定军心,总琢磨着组织大家利用业余时间干点啥,以纾解大家因长期被困所形成的心理压力和焦虑情绪。他受一个水手卷门帘的启发,连夜召开船务会,决定在全体船员中搞一场卷门帘比赛。

卷门帘是一个耗时较长的工程,须将铁丝(最好是曲别针,但船上没有)剪成同等长度,弯成回型,将纸裁成三角条型。评比时间和内容是以海湾战争结束为止,以大家投票评出一二三等奖各一名和优秀奖若干名,分别奖励茶叶、香皂、肥皂、洗衣粉若干。

原料方面,水手长负责提供废钢丝,大厨提供面粉做糨糊,纸由个人想办法解决。

决定一出台,25个船员觉得有事做了,纷纷摩拳擦掌,准备原料,要一试身手。晚饭后,人们开始忙碌了,借工具的借工具,打浆糊的打浆糊,这是一场体育史上从来就没有过的比赛。

农村来的水手小王,他是门帘的发明者之一,便成了全船的技术顾问。一天两天,一串两串,在螺旋桨的打捞进程中,在海湾战争局势不断变化发展的过程中,25个船员们都有了自己像样的作品。

两个多月后,海湾战争结束了,多国部队开始撤离沙特,我轮在船厂换上备用螺旋浆,日夜兼程地再次北过苏伊士运河,驶进地中海、黑海,要去当时苏联的一个港口受载。

在一个星期六,20多件作品挂满了餐厅,有双喜字的,有福字的,有中远标志 COSCO字样的,有轮船图案的,.看得人眼花缭乱。谁都没想到被困在战区的船员竟能创作出一件件精美的艺术品。

在评比会上,从政委开始,大家依次介绍制作卷门帘时的心态、时间和作品简介。最后一个讲解的应该是管事(部门长),他赶忙摆手说:”我的门帘还没卷完呢,就不参加评比了。”

工会主席就:”那可不行,这是集体活动,管事更应该带头支持,大家说对不对呀?”

大家齐声喊对,水手小王自告奋勇去管事房间拿出管事精心制作的门帘——门帘四周是淡淡的天蓝色,中间用红油漆漆成的一个很大的”家”字。20多件作品中,惟独这一件”家”配上天蓝色实属独创,大家正在猜测,天蓝色可能代表大海。

这时,工会主席让大家静一静,请管事淡创作。没想到这位在船上整天婆婆妈妈管着大伙吃喝拉撒睡的部门长却一个劲地说:”没啥说的,没啥说的。”管事越是不说,几个小青年越是不依,连起哄带拽胳臂地让管事站起来说。

正在大家与管事僵持不下的时候,政委说:”大家静一静。”他点着一支烟,深沉地说:”海湾战争死了多少人,我们现在还无法得知,但我要告诉大家,就在海湾战争打响的第二天,管事的妻子因病去世了,我们是在一个月后才接到这个不幸的消息。妻子是什么?妻子就是海员的家,还有他两个年幼的孩子,也不知现在怎样生活…….”政委哽咽了,说不下去了。

管事卷的门帘最终获得了一等奖。发奖时,管事再也无法压制自己的情绪,终于哭出声来,餐厅里没有掌声。这是我所见过的惟一没有鲜花和掌声的发奖仪式。

最后的体会——但愿世界上永远别发生战争

最后的战局是,伊拉克从防到守到退到谈,最终无力反击。 接到消息的同时,国内已派另外一艘船前来拨下我船的矿沙。这样又等了20多天,国内派来的船终于并靠了。

又过了20多天,矿砂拨完了,兄弟船的同行们与我们恋恋不舍地挥手告别了,我们又驶进了当地船厂。这期间,我轮已放弃打捞螺旋桨的计划。

又经过20多天,备用螺旋桨总算装好了。

这时,我轮又接到调令,要前往当时的苏联位于黑海的港口,结果在黑海的冰雪中抛锚半个多月,后因种种原因,我们转道保加利亚的瓦尔纳港装货。

两个多月后,海湾战争结束了,数十万多国部队开始撤离沙特,我们也日夜兼程回国。因为我们与战争似乎没有任何瓜葛,到国内也没有鲜花和标语。

可是当我们每个当事人回到家里时,老婆孩子哪个不是用眼泪迎接我们?海湾战争期间我们滞留海外,这段经历给她们造成的心理压力远远超过我们当事人。

海员就是这样,没人立功,没人受奖。

三个月后,他们又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接到一纸调令,抛妻别子,远洋去了。远洋商船航行世界,最好是有一个和平安全的环境,没有战争,没有海盗,这才是海员所希望的。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赞(0) 打赏
分享到: 更多 (0)

轻博客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